乾进娱乐app-又有新伙伴将加入!看似危机四伏的欧元 吸引力却有增无减?

0 Comments

  原标题:又有新伙伴将加入!看似危机四伏的欧元 吸引力却有增无减?

  据彭博社报道,尽管存在种种设计缺陷,但事实证明,欧元区的吸引力仍令不少未曾加入的欧洲国家难以抗拒!

  欧元区19个成员国财政部长和欧洲央行官员上周五(7月10日)投票,批准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加入欧洲汇率机制,即成为欧元区“候补”成员国。这一机制通常被视为加入欧元区的“等候室”。它们有望成为欧元区的第20和21个成员国,而罗马尼亚当前则希望成为第22个。

  欧元于1999年诞生。首批11个欧元区成员国是奥地利、比利时、芬兰、法国、德国、爱尔兰、意大利、卢森堡、荷兰、葡萄牙和西班牙。拉脱维亚2014年1月正式加入欧元区,立陶宛2015年1月正式加入欧元区,成为欧元区第18个和第19个成员国。

  自欧元诞生的不到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,欧元区不断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,这些危机本可以轻易摧毁整个欧元项目。不过,这些事件也促使各国政府允许欧洲央行增强权力,以维持欧元区的团结。事实证明,对于一些人来说,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理由,足以证明欧元仍然具有吸引力。

  AXA SA首席经济学家Gilles Moec称,“如果有更多国家希望加入,这是对欧盟和欧元的巨大信心投票,是信心助燃。当然,这对欧洲央行来说可能有点头疼,但扩大欧元区应该会提高其作为整个欧盟货币的可信度。”

 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上周五表示:“欧元是我们共同身份的一部分,是连接欧洲3.4亿人的有形纽带。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今天在加入欧元区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,我祝贺他们并欢迎他们继续做出努力。”

  欧盟委员会常务副主席Valdis Dombrovskis表示,克罗地亚和保加利亚“即使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过程中,也一直在为达到目标而努力” ,这证明了欧元的吸引力,仍然相对年轻,但在全球范围内非常成功。

  克罗地亚和保加利亚在成为正式成员国之前,至少要用两年的时间让他们的货币与欧元挂钩。欧洲央行设定了这两个国家本币的基本汇率:分别为1欧元兑7.5345克罗地亚库纳,1欧元兑1.95583保加利亚列弗,都接近于近期交易水平。他们将被允许这一给定汇率的上下15%范围内波动。而后实际准备工作需耗时大约1年。

  换句话说,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最早2023年加入欧元区,届时将是欧元区时隔数年再次“扩容”。

  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他们将可以完全获得欧洲央行的巨大金融支持,欧洲央行曾多次介入平息危机。在新冠病毒大流行袭击欧洲之际,欧洲央行宣布了一项高度灵活的债券购买计划,专门为意大利等面临压力的经济体压低政府借贷成本。

  他们还将采用世界第二大储备货币,取代从未完全赢得公众信任的克罗地亚库纳和保加利亚列弗。克罗地亚近80%的储蓄都是欧元,在去年纪念库纳诞生25周年的活动中,克罗地亚央行行长鲍里斯·乌伊奇曾表示,他希望库纳永远不要见到30周年那一天。

  这些国家本质上是在追求一种在联盟内部抱团变得更强大的政策,就像之前其他东欧国家所做的那样。斯洛文尼亚在2007年第一个加入。斯洛伐克在2009年加入欧盟之前一直在应对货币不稳定。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、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经历了大规模经济危机后,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加入了这一行列,部分原因是地缘政治方面的担忧,这些国家毗邻俄罗斯。

  克罗地亚和保加利亚是欧盟最穷的两个成员国,它们都严重依赖外国旅游业,而旅游业目前因疫情而受到重创。他们已经求助于欧洲央行建立货币互换额度以获取欧元。

  “首先,这是政治进程的一部分,”Gemcorp Capital LLP首席经济学家Simon Quijano-Evans表示。“但这在经济上也完全行得通。”

  ☆风险犹存

  尽管如此,成为成员国还是有风险的。对汇率失去控制意味着欧元成员国无法通过贬值来摆脱危机。相反,他们可能会被迫陷入价格和工资不断下降的破坏性螺旋,就像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中南欧经济体所经历的那样。

  几乎没有迹象表明,仅仅是欧元区成员国的身份就能推动生活水平的趋同。意大利的经济产出尚未恢复到上次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水平。这就是为什么对欧元的热情并非普遍存在的原因之一。

  作为欧盟以外最大的经济体,波兰表示,在其生活水平达到西欧水平之前,不会考虑取消本国货币兹罗提。匈牙利央行希望提高成员国标准,包括提高生产率,建立更成熟的金融体系,以及密切协调经济周期。捷克总理巴比斯(Andrej Babis)多次表示,他不想帮助意大利等陷入困境的国家摆脱困境。

  欧洲央行上个月发布的进度报告显示,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在加入欧元区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特别是在通货膨胀和公共财政健康方面。近年来,金融犯罪袭击了该地区,人们还担心保加利亚在打击腐败和洗钱方面是否做得足够好。

  对位于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来说,新加入的成员国也增加了这样一种可能性:它有朝一日将再次被要求采取措施,防止一场局部金融危机向欧元区其他国家蔓延。尽管希腊的经济规模很小,占欧元区GDP的比例不到2%,但在2015年,它仍一度导致欧元区接近分崩离析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